是谁的镜头英超直播吧 唯美了整个海

  

“等想明白,船都过去了。”

被“长枪短炮”包围

半月里畲族文化村摄影/张斌

坏天气不妨碍团员们拍摄的好心情,早有手脚麻利的团员下到了最低处,纷纷寻找好角度。大石头爬不上去怎么办?上梯子呀!没有晚霞怎么办?有纱巾呀!经历无数次失败的“人造”晚霞,终于成就了大家镜头里的那一抹红。团员们互相当起模特,一片欢声笑语,此刻,摄影的乐趣回归最纯真,大家尽情享受这属于我们的一片小天地。

然而,一大片乌云将朝霞挡住了七七八八,大家见此心中不免期待感大减。但大家的拍摄热情依旧,不断调整角度,做好迎接日出的万全准备。王刚、刘振声、刘世杰三位老师下到离海最近的地方拍摄,旁边的一位导游介绍,曾经有一个美国人在这里住了28天,“帐篷就支在这里,结果终于拍到了一张大片,拿了摄影大奖。”一会儿,云层中终于艰难闪现出一抹早霞,海面泛起红光,此时不拍还待何时?相机“咔嚓咔嚓”声响起一片,没两分钟,天空又暗了下来,导游肯定地说:“没了,走吧。”刘振声老师依旧不死心,“你看那个盘龙一样的云彩,绝对还能出来。”

“拍照片,自个儿要先问自个儿,我为什么要拍这张照片。实际上每摁一次快门,背后都应该有一个故事在里面。”

老侯在吕峡拍摄的一块巨石引起了阿胜的兴趣,他问老侯:“你拍的时候有没有什么感想?”“我没想出来它像什么东西,所以交上来让老师点评一下。”“如果按照艺术家的视角,它像是一只从海里缓缓向岸上爬的海龟。”老侯恍然大悟。

又是一大早,五点钟,越挫越勇的摄影队再次出发了。目的地是霞浦著名的北岐滩涂,这里最有名的是虎皮样的滩涂斑纹和满滩满海的竿影和船影。涨潮时海上忙碌的船只穿梭在浮标竿影之间,与波光粼粼的大海、远山、岛屿浑然一体,蔚为壮观。有人颇为乐观,“今天云层很薄,有缝,有戏。”然而,霞光才露了个脸,云层又逐渐加厚了。

没光怎么办?就当拍水墨画

【第一天】11月24日

行程/花竹-鹅湾红树林-杨家溪飘网

下车,迎面吹来的海风使得不少人情不自禁打了个冷战,紧接着一股略刺鼻的腥味冲进了鼻腔。只听得不远处传来“哗哗”的海浪声,放眼望去,一切都在沉睡,只有海上泛着星星点点的光,一轮弯月挂在高空。好在阿胜老师头一天提醒,有的团员带上了手电筒、头灯等设备,大部队顺利到达海滩。团员们一字排开支起三脚架,随后赶来的阿胜向大家介绍起拍摄日出需注意的事项。有团员说出了大家的担心:“太阳不出来怎么办呢?”阿胜的几句话给大家吃下了“定心丸”:“今天的日出会很漂亮,因为你们来了嘛,其实昨天这里还在下雨。”

行程/馒头山-东安渔排-吕峡

鹅说:这场面我们见惯了

渔家女摄影/吴胜

到达油菜屿,登上几十级台阶,豁然开朗,周围景色尽收眼底。蒋老师告诉大家,这里的海上渔村规模多达一万多户,渔民们在海上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辛勤劳作。突然,有几艘快艇从远处驶来,大家纷纷拍起了延时摄影,“一定不要抖,一抖就完了。”大家互相叮嘱。团员们很快就上了道,现学现卖,作品收获一片喝彩。

谁能天天跟太阳约会?

【第五天】11月28日

渔村拍片摄影/瓷器

有一种热爱叫“五壮士”

刘振声老师的点评则略显犀利:“我也不知道这片子是谁拍的,但实话实说,这毛病有点多,主题不突出,构图也不好看。摄影第一个讲构图,你看水平线都斜了。”有团员直言“真不知道哪个是水平线”,刘老师和胡卫直接走到大屏幕处,现场一个教一个学。另一张拍馒头山的片子,刘老师说“要加一点饱和度,天空减一点”,阿胜这时悄悄对我说了一句:“真专业。”

张斌老师是团里年纪较长的一位,团员们都说张老师特别专业,身穿摄影人的标志黄马甲,大背包里装有好几个镜头加两个机身,连我背上都感觉吃力,何况她还要手拿三脚架。不管是爬陡峭的山坡,还是下险峻的岩石,张老师都不愿麻烦旁人相助,几次拒绝团员帮她背包的建议。她告诉我,她1992年从国外带回一部尼康相机,从此喜欢上摄影了,一年内去过三次新疆,还去大凉山资助过五个孩子读书。她原来在报社工作,退休后经常参加“青睐”活动,特别喜欢,她说“青睐”就像家里人一样亲切。每拍完一处景点,团员在大巴车上休息的间隙,她就把走过的每一个地点记录下来,最后发给大家留念。张老师的细心和对摄影发自肺腑的热爱深深感动了大家,至今英超直播吧,我还记得她在南湾围网说的一句话:“这是老天爷的馈赠英超直播吧,我们必须珍惜。”

六点不到,天地还茫茫然一片漆黑,花竹一号观景台已经人头攒动,头灯、手电闪烁,一溜三脚架已经支好。花竹村位于霞浦三沙镇东北方向的福宁湾海岸,是观赏福瑶列岛的最佳地点,尤其日出最为壮美,堪称“海上仙都”,中央电视台曾两次在这里直播海上日出的美景。要是遇上海上云雾,简直是人间天上两悠悠。如果运气足够好,“基督光”“舞台光”会让你惊叹大自然的无比神奇。

这天的最后一个摄影点是吕峡。吕峡村地处霞浦县东南部、东冲半岛东岸,以沙滩闻名,沙质细腻,滩平海阔,沙滩上还有大量鬼斧神工雕琢的礁石,形状各异。我们的拍摄重点是夏威屿海礁。从下车处走到景点要20多分钟,到达近处一看,这是一大片奇特的海蚀地貌。据阿胜介绍,这里原来是荒岛,很少有人来过,正是因为如此,才保留了原生态的质朴感,藏在深闺无人识。“今天是大潮,水会退到很远,特别适合拍礁石。”他接着给大家画了个“大饼”:“夏天太阳很大,四点半到五点顺光拍日出,霞光万丈,特别漂亮,天气好的话甚至可以看到对面的台湾。”是的,“画饼充饥”,在脑海里想象一下吧,毕竟,现在只有冷冷的海风放肆地吹。

“甲骨文”滩涂摄影/沧海一粟

另一边,初入摄影门的小鱼向刘振声老师认真请教起技术,一堂别具特色的现场摄影课就着青山绿水拉开帷幕。刘老师把相机从脚架上取下来,手把手指导:“比例一定要处理好,有的照片在相机里好看,但放到电脑上就不好看了。”讲到手动对焦的问题时,刘振声在小鱼一系列的追问下差点把自己也“绕晕”了,最后只好说:“你就只管看片子,别管它,你可以单点对焦,看到没?前景是渔网,中景是小桥,远景是小山。”个性爽朗的刘老师指导起来“大师范”十足。

6:40左右,羞涩的太阳终于突破云层喷薄而出,刹那间,整个海面披上了金灿灿的外衣,一位渔模举起渔兜,将太阳正好“网”在其中。团员们纷纷变换“阵地”,寻找最佳的成像角度。紧接着,他们背对大海将渔网抛洒开来,几位团员跃跃欲试,和渔模们合作表演了一出“渔网舞”。

跟随蒋老师的步伐,我们到达雷位进故居,蒋老师介绍说,清末雷氏一门五秀才,在那个年代相当不得了。

现场还有不少摄影爱好者,有的甚至发动了无人机。攀谈中,我们认识了霞浦当地一位曹先生,他对霞浦的历史人文了解颇深。为何所谓的五彩围网看起来有些灰蒙蒙?曹先生说,这是因为水藻和泥巴粘在围网上面,三五月份雨季到来时,雨水的冲刷会使围网重新焕发绚丽色彩。

【后记】这是一群可爱的摄影人

今天的行程重点是杨家溪大榕树,上午十点钟,我们到达位于霞浦县牙城镇境内的杨家溪。这里拥有纬度最北的古榕树群和江南最大的纯枫叶林,真正让它在全国名声大噪的,是一张榕树下老农牵牛图:阳光透过晨雾射入林中,一束束美妙的光影沐浴着牧牛场景,老农牵牛挑水,行进在林间小路上,如诗如梦。

庞沄老师风趣幽默,出发前一天刚从柬埔寨回来,不顾劳累,再次跟随小分队启程。团员中有一位名叫闹闹,拍起片来却特别安静,她告诉我,在美景面前她总是有一份感动,“虔诚的记录、艺术的再现”是她学习摄影的初衷。她说这次收获很大,跟队友学到很多东西,怎么去欣赏一幅好照片,怎么取景抓拍。从刚来时谁也不认识,到最后结识了很多摄影朋友,所以特别感谢“青睐”这个平台。

【第三天】11月26日

行程/北兜-南湾围网-小皓东

小鱼是第一次出来拍摄,她说要特别感谢几位老师不厌其烦的指导。“瓷器”正在学油画,她觉得绘画和摄影有相通的地方,建议多举办类似的专门团,还建议我们能走出国门。

清晨的馒头山摄影/刘振声

村口的三棵大榕树盘龙虬曲,枝繁叶茂,以极尽舒展的身姿守护着这个宁静而古老的村庄。村里的建筑沿着山形,从最高处层层往下排列,所见之处,尽是青砖灰瓦。走在碎石铺就的小径上,古朴又静谧,恍如穿越回300年前的岁月里。陈幼民老师最爱这原生态景色,拍起来兴致盎然。

晚餐后,我们在酒店的会议室进行了一场摄影分享会。团员们各自上传几张自己的作品,由吴胜老师作出点评,并一起讨论切磋。阿胜对大家的作品给出了很高的评价,他说大家的构图等技术都达到了,可惜由于天气的问题,不是那么完美。

小皓抓拍摄影/swallow

行程/北岐-杨家溪榕枫林-小皓西

一位放鹅姑娘招呼团员们到小路上拍摄,她是陈师傅的堂妹。放鹅姑娘性格热情,不厌其烦,一次一次赶着鹅从远处小跑过来。再看对面的团员们,仿佛要冲锋陷阵般围成一个半圆,有蹲着的有站着的,刘振声老师眼看相机不够低,干脆利落“刷”一下趴到地上,前景是落叶,中景是鹅,远景是人,成功抓拍到了大鹅展翅欲飞的一幕。

下午两点,再次整装出发,前往小皓。小皓海滩是摄影者采风必到之处,这是一片沙质的滩涂,从山上流下的淡水水道在每次潮汐过后就变出新的曲折水道,在各色光线的折射下远远看去仿佛道道亮丽的霓虹。

一天内穿越两回

第三天,看天气预告,依然是个“不赏脸”的阴天。我们依旧按行程一大早前往馒头山拍摄日出,万一天气预报不准呢?馒头山位于霞浦县沙江镇围江村,在近海处,涨潮时有一座小岛礁,远远望去像个馒头形状,故称馒头山。我们到达的拍摄地点在一个叫做海昌海旭摄影楼的宾馆里,为了拍摄需要,宾馆面向大海的一面做成了四五级高低错落的平台,从宾馆内部可以直接通达。这天的海风凛冽,吹得人头疼,团员们苦守在相机前等候日出。

远处的霞光越来越浓,倒映在海面上,光影婆娑间,甚是好看。团员们按快门的声音此起彼伏,“要不然就拍全景,要不然就拍水面倒映的光线”“景是死的,人是活的,动起来动起来”“用手机拍的要蹲下拍”……阿胜不时指导大家的拍摄角度,还亲自给团员调起相机参数。

吕峡海滩岩洞摄影/富人

至于渔网,则是用来阻挡“垃圾”的。说起这个,张凤平也有些头痛,所谓的“垃圾”其实名叫“大米草”,是来自美国的外来物种,生长特别迅速,每到这个季节就枯萎,被潮水冲断,飘到湾里面,成为垃圾,还影响红树林的生长。赶上大潮时就需要清理。不过,渔网和摇船的渔民也正好成了照片里的一景。过了不久,潮水慢慢退去,露出两三米高的红树林,滩涂与海水浑然一体,树林把滩涂又隔成了一条条蜿蜒曲折的水道,再加上渔船点缀其中,仿佛一幅水墨画,好一幅“海上森林图”!

行程/半月里-沙江S湾

今天是此次摄影之行的最后一天,上午我们到半月里畲族文化村。半月里位于霞浦县溪南镇白露坑行政村,是我国保存畲族历史文化遗产最为完整的村落,迄今有300多年的历史,村民大多姓雷。村里有龙溪宫、雷氏宗祠、畲族民间博物馆等重要景点。

五天的拍摄行程,团员们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团里年龄最大的是刘世杰和刘振声老师,人称“二刘”,70岁了,两人是发小、同学、同事,现在常结伴出游,可谓志同道合,配合默契。2009年退休后,两人就入了摄影的“坑”,这些年跑过不少地儿,内蒙古、青海、新疆、川西都去过,国外走过柬埔寨、印度、巴西等地,摄影技术也很过硬。刘振声说,他退休之后热衷做三件事:旅游、健身、摄影,来霞浦这一趟,三件事都做了。刘振声老师性格直爽,金句频出,譬如“你不要拿起来就照,那是大妈摄影”“摄影和照相可不一样,摄影是一门艺术”“摄影本身就是一个感官系统,你把光线感知透了,剩下就是操作系统”“不说一定要大片,最起码拍出让自己满意的片子”。

不一会儿,牵牛的陈师傅上场了,他头戴斗笠,肩扛锄头,不时露出憨厚的笑容。他告诉我们,原来出场的是家族的一个长辈,现在岁数大了不干了,他才刚接手两三年。陈师傅款款走来,一众人等争先恐后占据有利地形,严阵以待。阳光不作美,只能借助人工,一位阿妈在一旁认真烧火,制造晨雾情境。阿妈是陈师傅的妈妈,她告诉我,烧的草名叫鸡冠草。

花竹的日出没有想象中的精彩,也实属正常,摄影本身就受制于天气,特别是拍摄海上日出日落,更是要“靠老天爷赏脸”。“努力过了就行了,谁能天天和太阳约会啊,就图一乐。”刘振声老师说。团员们也表示早就有心理准备。刘世杰老师说,他上个月刚和友人来过一次霞浦,“上次去的地方不多,天气也不好,有遗憾。”刘振声老师三年前也来过一次,他说霞浦的变化很大,原来没这么多景点,也没有竖起摄影的招牌,这两年,知道霞浦的人越来越多了。

在蒋老师的带领下,团员们登上东面的茶山,在逆光位置拍摄日落美景。这里的上山道是由摄影爱好者走出来的,山上平地很少,更没有护栏等保护措施,给拍摄造成了一定的影响。眼尖的刘世杰老师发现三面悬崖包围下一处突出的岩石正是最佳拍摄点,闹闹则独自登上最高处,连三脚架都搁不稳,“就想拍到最好的,最美的东西”,远远看去,像背影挺立的小皓山“五壮士”。为拍得自己满意的照片,这群摄影人真是付出了百分百的努力,正如刘振声老师所言:“拍100张,删99张,留一张就是成功了。”

这是要闹哪样?

老侯曾参加“青睐”金山岭长城摄影活动,她说自己是本着学习的目的来的,天气不够给力,加上自己水平不高,没能拍到满意的片子。拍摄的最后一天,老侯在酒店对着窗子立了个誓,说我过几年还要回来再拍。在北京时,她也跟着老师去某个公园拍,第一天没拍到满意的,第二天还去,第三天还去,直到有满意的片子为止。

文/本报记者 陈品

作者最新文章CPU跨年单曲《二〇二〇》首发 请大家“选好自己的路”12-3116:53夏心旻任扬州市委书记 此前任扬州市长12-3116:45北京市春节烟花爆竹2020年1月19日开卖!12-3116:44相关文章春城喊你来过冬!快上快手看四季昆明蔡英文强推“反渗透法”,为了选票不顾岛内发展?数据|奢侈品消费全靠中国人,你的年终奖还好吗为应对低温天气,北京公交提前半小时热车温暖乘客医药工业增速下滑 顾维军:“一拥抱七尝试三重做”推进供给侧改革设为首页© Baidu 使用百度前必读 意见反馈 京ICP证030173号 京公网安备11000002000001号返回顶部

这片山是当地村民的自留山,要建摄影平台就要跟村民签订租地协议,要放置钢筋水泥平台、雇人清理海里面的“垃圾”草,一来二去,超出他们的预算很多。

没晚霞怎么办?有纱巾呀

团里的周富老师是唯一一个使用胶片机的,非常经典的哈苏500系列。说起他的胶片机,他整个眼睛里都泛着光,那种发自内心的热爱是无法不让人动容的。他说,现在人不愿意拿这个,既笨重又慢,还必须放在脚架上,拍的时候声音也特别大,但他就是喜欢机械的东西,至今已收藏了20多台老相机。他手里的镜头有50岁了,机身也有30多年的历史。他说有的相机做工非常好,可以使一辈子,但不会使的人瞬间就能毁灭它。平时他拍照片不多,想起来时就在家鼓捣鼓捣听听声,“咔嚓咔嚓”,特过瘾。

吃过早餐,前往第二个拍摄地点——盐田镇南湾围网——甲骨文。听带队的蒋云旭老师介绍,这是霞浦为数不多的人造摄影点之一,由附近的村民仿造已消逝的宁德七都滩涂而形成的。来南湾拍摄,要特别注意时间,随着潮起潮落,由村民垒的沟拢在海水中若隐若现,会出现各种图案,有时特别像鱼骨,从某个角度看又像甲骨文,故而得名。而旁边五颜六色的围网,原是用于养螃蟹的,现在只留作拍照用,粗狂有力的线和方方圆圆的网正好相映成景,别有情趣。

下午,我们前往最后一个摄影点——沙江S湾,这里是巴西里约奥运会对外宣传片取景地之一,众多插在滩涂上的竹竿形成的优美线条,错落有致地排列在大小“S”形的港湾水道两边,成为这里的特色。蒋老师告诉我们,每年的4到6月份海带收成季节,渔民们在这里晾晒海带,阳光下海带金光粼粼,来来往往的船只在“S”形的竿影间繁忙穿梭,吸引来自世界各地的摄影爱好者。

吴胜(左)与“青睐”团员交流摄影/庞沄

下午要拍的是杨家溪飘网,这也是一个拿过摄影大奖的景点。位于杨家溪附近瓦窑村的飘网,原本只是当地渔人拦截上游鳗鱼苗的工具,后来由于网布随风飘逸时美感四溢,被摄影人发展为艺术道具。到现场一看,几条小船横在河滩,小河口上挂着几条布,传说中的飘网呢?阿胜告诉大家,要等到退潮后并且起风时,网才会飘起来。几位美国摄影师也加入了“长枪短炮”的队伍,阿胜说以前来霞浦拍摄的韩国人居多,今年则以美国人居多。下午三点钟,起风了!划船大哥也出场了!只见他熟练地穿梭在几块网布之间,随风飞舞的飘网在空中形成一个好看的弧度,加上水中的倒影,别有一番韵味。

下午,我们再次驱车前往小皓,这次去的是位于小皓西山的拍摄点。但没有晚霞相助,未见七彩滩涂。

东安渔排“青睐”团员合影摄影/胡卫

张凤平还介绍,红树林的开发参考摄影师的建议,做了一些改进,但整体遵循的原则是自然,“不做太多人工的东西,因为本身树就是自然的美”,她指着远处海面上的几个草棚子说:“你看,那些草棚子是以前渔民出去讨小海时休息吃饭的地方,我们觉得留下挺好的,就把它还原了,作为点缀,看起来比较自然。”

接下来去鹅湾红树林,在那里,我们认识了一位可爱的摄影人——霞浦摄影协会副秘书长张凤平,红树林就是她和几位摄影界朋友一起开发的。张凤平告诉我们,霞浦大部分景点是滩涂,而这里有长在海里面的树,他们觉得比较特别,这里开发后去年才对外开放。红树林又叫海榕树,具有防浪护堤的作用,是国家二级保护植物,但它对生长条件要求高。红树林的树根能入药,附近的村民没有保护意识,经常挖了树根炖猪脚治疗风湿痛,“根一旦弄断树就死了,我们发现这片红树林时,树已经死掉了很多,太可惜了,而且来这里拍摄很危险,曾经有一个同事差点从脚下的悬崖摔下去。”于是,张凤平和几个朋友商量,每个人出五六千块钱,将这里弄一个小平台。

【第四天】11月27日

薇姐和凯哥是一对好朋友,性格开朗,经常主动当“模特”,曼妙的身姿为大家的照片增光添彩。凯哥说这几年跟着“青睐”走,不知不觉进步了,自己都觉得比以前拍得好了。

谁说“破布”飘起来不美?

“不止过去了,天都黑了。”

据蒋老师介绍,这片榕树林归当地的陈氏家族所有。传说朱熹来此避难,有一次泥石流把周边村庄都毁灭掉了,只剩下这个村庄,所以当地的村民把榕树称为风水树。其中最大的榕树王已经有813年历史,占地3.06亩,二十来个团员手牵手正好能围着它站一圈。

这时,一艘小木船慢悠悠驶来,穿行在围网之间。十点半,随着潮水慢慢退去,团员们期盼已久的“甲骨文”终于露出真容。没有白费的等待,一张张气势十足的片子就是回报。

【第二天】11月25日

北兜“出海”归来摄影/听语

鹅湾红树林一扁舟摄影/兰鸟 初冬的霞浦,依然不紧不慢地迎接着四面八方到来的游客。纯净唯美的海湾弧线、神奇诡谲的天光云影、梦幻般的海上家园……这片神奇海域随着四季潮汐,变幻出万般景致,犹如大自然之手将一颗明珠镶嵌在广袤的东海之滨。11月23日,“青睐”团乘坐高铁,前往这片梦想中的滩涂摄影胜地。带队的吴胜老师人称“阿胜”,在霞浦摄影界小有名气。五天的行程,走了十五个摄影点,团员们早出晚归,不辞辛苦,无奈欠缺一点运气,几天多云天气,成为此行最大的遗憾。然而,团员们依旧收获颇丰,其实,真正的美景不在镜头里,而在心灵间,用心就能将其连缀成一幅永恒的画卷。

古村的最高处建筑现在设为畲族民间博物馆,馆内收集了2000多件涉及畲族人民生产、生活、风土人情的文物,每一件都无声地诉说着历史。雷馆长是半月里雷氏后人,痛心于民族文化遗产遭到破坏,费心收集文物,使得偏僻的古村里有了这么一座馆藏丰富的博物馆。象征着家族最高权势的龙头权杖、繁复精美的木雕橱柜、古朴的闺房木床、畲民生产用的工具、旧时的服装首饰……应有尽有,看得人眼花缭乱,拍起来更是过瘾。雷馆长还穿上民族服装,为大家表演了织布、畲女下楼、挎篮等场景。

凌晨四点半,酒店的叫早铃声准时响起,五天的拍摄行程正式开始了。第一站我们要去的是北兜沙滩。北兜村隶属霞浦县沙江镇,是靠近县城最近的沙滩,也是拍摄日出的必去之处。黑暗中,大巴车在一条小道尽头停了下来。车上大多数“青睐”团员都兴致盎然,显然,赶早对这些摄影发烧友来说已经司空见惯。

北兜“青睐”团员迎日出摄影/闹闹

杨家溪大榕树摄影/富贵如云

沙江S湾曲线摄影/刘世杰

从馒头山归来,我们接着前往东安渔港。东安岛地处霞浦县南部,坐落在群山环抱之中,港湾形似葫芦,是天然避风港。这里是闽东重要的大黄鱼、海参、鲍鱼养殖基地。我们到达渔港时,正好看到工人们搬运从外地运来的海参苗。此行的拍摄点叫油菜屿,要乘船前往,一路上,可以看到海面上漂浮着大片的渔排,渔排是用木板、竹竿捆扎而成,底下用泡沫材料承托使之浮于水上。渔排上建有房屋,鱼排下养殖海产,大面积的网箱浮排和小木屋组成了蔚为壮观的海上家园,加之上面的房子五颜六色,又有小舟、大船穿行其间,呈现一种质朴又大气的美。

拍完S湾,时间尚早,我们决定去旁边的沙江村转转,据说这个古村始建于明清时期,至今保存完好。村子里犹如一个迷宫,阡陌交错的小巷一不小心就能把人绕晕,时间仿佛在这里静止了,一个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风格的电影院,已经残破不堪。遇到两位90多岁高龄的老人,我们用听不懂的语言互相问候。蒋老师说,这个村子里的大多数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只有在海带收获季节才会回来。

会议室一片欢声笑语。

飘网摄影/凯歌

和酒店的老板聊天才知,2013年摄影楼建成之前,大家都在后面的山上拍,从那里拍馒头山,视野最好。然而,附近的渔民经常在山上晒海带,来来往往的摄影人影响到他们劳动,这才建了这个酒店。老板说,来酒店的游客绝大多数是来拍馒头山的,“今天天气不行,我们这里每到初一十五,从小潮进入大潮,再好的天气都会变。”宾馆前台大屏幕上滚动播放的是老板自己的作品,照片里的馒头山或霞光漫天,或浮标竿影,一条沙石小径曲折蜿蜒将海与地相接,黑色的挂蛎杆影影绰绰,千娇百媚,羡煞众人。“没光,就当拍水墨画呗。”豁达的刘振声老师如此说。有团员一指:“你看刘老师多有精神啊,又扛着(脚架)下去了,不知道拍什么去了。”

老农牵牛摄影/庞沄

穿过一片芦苇荡,又爬了一段坡路,我们到达一小片平地,此时离退潮时间尚早,蒋老师介绍说,这里属于霞浦两个内海之一的官井洋,和外海涨退潮时间差两小时二十分钟。草棚、树桩和简陋的椅子对于摄影来说已足够,团员们分散各处,寻找中意的机位。周富老师不惧烈日炎炎,选择了离围网最近的位置拍摄。庞沄和陈幼民老师寻得一个绝佳位置,抓拍起了围网上的飞鸟。不得不说,连霞浦的鹭子都懂得摆pose,两只扎着翅膀伫立网上的鹭子成功“骗”过了众人,“那两只鸟一准是假的,你看它翅膀都不动一下。”话没说完,眨眼间两只鸟一振翅膀飞走了,“竟然是活的,这鹭子也太专业了!”两位老师大吃一惊。

有一种职业叫“渔模”

渔村摄影/陈幼民

和团员们的几日相处,时光短暂而美好。在我的眼里,他们就是一群简简单单的爱好摄影的人,或者说,在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前,他们只是一群童心未泯、欢呼雀跃的“孩子”。

就在团员们忙着拍摄远山映朝霞时,三位渔民上场了。他们装备严整:头戴大花帽,身穿防水服,肩扛渔网、渔筐等工具,这是霞浦摄影衍生出的新兴职业——渔模。只见他们一会儿沿着海滩成直线挑网,一会儿迎着大浪成三角形拖网,一会儿又用高高的竹竿把网支起,一位渔模坐在一边,做起“织网”的动作。一系列摆出的“作业场景”被团员们笑称可以拿下“奥斯卡”,不过“导演”阿胜却对渔模手拿针的动作不满了,“太假了”,一边说着一边跑上前去指导,“手要这么举着。”

今天是2019年的最后一天,明天就是元旦了,在这里先祝大家新年快乐。昨晚油价进行了再一次的调整,我们一起来看看。12月30日24时油价,92、95号汽油最高限价公布,车主朋友们赶紧了解一下。

  稿件来源:齐鲁网·闪电新闻1月22日讯 

原标题:人际关系看相算命比较准的方法:能跟人和谐交往的面相

原标题:排超半决赛前瞻:朱婷复出成疑,北京女排或破天津女排不败金身

原标题:哪一刻你感到中国在变强?当牧民从沙子里刨出好日子时!

  北京时间1月23日 2020年澳网公布了第五比赛日赛程,在中国除夕这一天,王蔷和张帅先后出战,分别对阵小威和肯宁。德约科维奇、费德勒、大坂直美、科维托娃、沃兹尼亚奇等名将也将亮相。

posted on posted @ 20-02-07 01:54  :admin  阅读量:

栏目导航